關於部落格
  • 120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柯云路:心悸、焦慮、抑郁、失眠怎麼辦?

柯云路:心悸、焦慮、抑郁、失眠怎麼辦? (2008-07-19 08:50:47)

重壓下精英都成“神經症”

〞〞最近看了《焦慮症患者》給大家推薦

作者:雨飛

 

這是一個精英輩出的時代。每時每刻,各種渠道都有無數精英的消息,他們不斷為這個物質社會創造著財富,光芒耀眼,令人崇敬。然而,在人群的背後,精英們所推崇的完美社會和制度卻讓他們陷入了一場疲憊的戰爭中,找不到出路。不知從何時起,焦慮症、抑郁症、強迫症成為了人們掛在嘴邊的詞語,高薪白領自殺的傳聞也漸漸多到讓人麻木。我們不禁要問:“這個世界怎麼了?連精英都無法生存!”

然而,這就是現實。他們總想維持在人前的光鮮一面,不恥于將自己的弱點放大到公眾、對手的視野里。他們希望能夠自我救贖,卻一次又一次失望,迷失在了重重壓力之中。

知識分子作為現代社會的支柱,面臨著嚴重的群體性危機,這是社會發展中一個極大的障礙。

所幸,危機已經引起了人們的重視,大家開始將目光放到如何解救精英群體上。

翍名作家柯云路先生的最新力作《焦慮症患者》,就是針對精英知識分子在日新月異的時代面前所面臨的困惑推出的。這樣的作品並不多見,通常印象中的文人,都是學識淵博,與世無爭,專心于自己的世界。他們,應該是傳道授業解惑的人;他們,應該是懂得學習吸收不斷自我救贖的人;他們,應該是與上述幾種心理疾病扯不上關系的人。可惜,社會的進步使得知識分子從原先的出世轉變成了現在的入世,所要承受的壓力急劇增加。尤其是如本書主角這般的精英知識分子,事業有成之後,仍然會在高目標的壓力下罹患心理疾病。可是,我們過高估計了精英知識分子的自我調整能力,長期以來都對這一群體關注甚少,導致越來越多的知識分子心理進入亞健康狀態,嚴重的甚至患上前文所述的心理疾病並做出一些過激舉動。
  《焦慮症患者》是一部很誠懇的作品。作者就是在給我們講一個很熟悉的故事,也許你,也許你的朋友,都有著和主人公同樣的遭遇、相似的煩惱。在故事中,作者用他深厚的知識功底輔以多年的調查實踐,真誠地引導著精英知識分子階層,從敢于認識自身存在的問題出發,正確對待由高目標引起的心理疾病,通過放平心態來緩解精神壓力,有效調整情緒,趕走陰霾,找回逝去已久的單純快樂,讓陽光重新回到我們的生活中。
  這是最壞的時代,我們正在一場艱苦而疲憊的戰爭中煎熬。

這是最好的時代,上帝雖然沒有給我們派來救世主,卻讓我們能通過閱讀學習來完成救贖。

如果你或者你的朋友有著相似的困惑,不妨以放松心情的態度來讀讀《焦慮症患者》一書,也許,你能就此打贏這場精英的戰爭!

 

》》》閱讀《焦慮症患者》《《《
 
 

 

崔永元有意栽花花不開

〞〞選自《誰的靈魂更可悲》

 

崔永元主持的《實放實說》因為他的努力曾成為央視的品牌節目。

然而我真正關注崔永元,卻是在他離開《實話實說》之後。

先是聽說《實話實說》收視率下降,小崔不能按自己的心意做節目;後來又聽說小崔因工作壓力過大,導致長期失眠。

再後來知道他得了抑郁症。

第一次親耳聽他講自己的疾病,是在央視的一個節目中。記得那天請了許多主持人,其中有崔永元。他對著全國的觀眾講話,說他得了抑郁症。這種病非常痛苦。“……常常在黑夜中睜著眼,挺到天亮,看到日出才能勉強入睡。每天的平均睡眠也就是兩三個小時。”之後,不時看到媒體對崔永元的採訪,《南方人物周刊》竟用了“病人崔永元”這樣醒目的標題刊登了對他的專訪。

社會上許多人喜歡崔永元,但也有人不喜歡崔永元。不喜歡他的人中,有人說他偏執,極端。有人說他過分嫉惡如仇,總愛和人過不去。還有人說,明明處在爭搶眼球的時尚時代,他還一味曲高和寡地唱精英,太不聰明。然而,人們可以有許多理由不喜歡崔永元,卻有一個理由不能不贊同崔永元,那就是,他是一個實話實說的人。

崔永元退出“實話實說”之後,又想了許多點子,做了不少事情,包括“電影傳奇”。仍然有人喜歡有人不喜歡。然而,不管他如何想做得不同凡響,都是“有意栽花花不開”,沒達到眾多小崔迷的期待,我想,也可能沒達到他本人的期待。

恰在這時,崔永元“無心插柳柳成蔭”。

在不經意中,他做了一件值得人們記住的大事。

那就是他在很大程度上消除了人們對抑郁症這類心理疾病的歧視。

在當今世界上存在著很多歧視,它們都屬于極欠文明的社會不公。有種族歧視,有信仰歧視,有地域歧視,有身份歧視,有對同性戀的歧視,還有疾病歧視,如對愛滋病的歧視,對乙肝的歧視。這些都是當今文明社會亟需逐步消除的社會不公。而這些不公已經被人們逐漸認識了。

然而,今天還有一種比對愛滋病更普遍同時又更隱蔽的歧視不被社會認識,那就是對抑郁症等一些心理疾病的歧視。在崔永元面對公眾坦言自己患抑郁症之前,公眾對這類心理疾病一般缺少認識,通常人們會認為患者無非是小心眼,是沒事找事,認為這類人是思想意識消極甚至人格有問題。絕大多數人患了頭痛感冒,哪怕是心臟搭橋、換肝換腎,都會理直氣壯地求醫看病。然而,得了抑郁症之類的心理疾病卻往往諱疾忌醫,即使求醫也盡量隱姓埋名,不敢讓人知道,甚至不敢讓自己最親近的人知道。

多年來,我曾接觸過不止一個心理疾病患者,也特別關注這方面的研究,知道這些患者的痛苦和難言之隱。

在這樣的文化氛圍中,崔永元敢于在央視坦言自己的病狀,並告誡人們,要正視這種疾病,心理疾病患者同樣有權利得到治療和關愛,這使得“抑郁症就是精英症”這樣的標題出現在公眾視野中。

一位心理醫生曾對我說,崔永元坦言抑郁症,可能比撥給衛生部一億元資金宣傳心理衛生更有價值。這里,崔永元以自己“實話實說”的黃金品牌投入了整個社會的文明進程。就像高耀潔醫生、桂希恩醫生和演員濮存昕為消除愛滋病歧視做出貢獻一樣,崔永元獨擋一面,開始了消除心理疾病歧視的新紀元。

這是唯有實話實說的崔永元才能如是做的。

所有有良知的人都會對此投贊成票。

今天,全社會亟待解決的是,要盡早消除對心理疾病的歧視。

這種歧視已經毒化到幾乎每個人的頭腦中。

忙于競爭的現代職場人士,中青年知識分子、金領白領,據說已有多達百分之二三十甚至更高比例患有不同程度的心理疾病。除了抑郁症,還有焦慮症、強迫症、恐怖症、疑病症之類在很多人身上不同程度地存在。現代亞健康問題首先表現在心理上。心理疾病是生理疾病的先驅。

心理疾病伴隨生理疾病,成為人們再也不能忽視的生存問題。

消除“疾病歧視”這一大社會不公,讓全社會都敢于在實話實說的氣氛中明明白白正視自己的身心健康和關懷他人的身心健康,創造一種真正平等自由的氣氛,那是建設現代文明小康的必須。

讓我們從今天起,絕不歧視自己、也絕不歧視他人的心理健康問題。

以敢于自我坦言為勇。

以善于理解和幫助他人為榮。

 柯云路最新隨筆集

>>>>【誰的靈魂更可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